羊城晚報獨家專訪今日卸任的南科大創始校長
  文/羊城晚報記者 沈婷婷 圖/羊城晚報記者 王磊
  2014年9月1日早上8時,南方科技大學舉行2014年新生開學典禮,來自全國15個省份的608名學子在此開始人生新的起點,南科大在校學生人數也首次超過了1000人,達到1218人。當校長朱清時出現時,一陣陣熱烈的掌聲在會場中迴蕩著。
  在這場新生入學典禮上,朱清時最後一次以南科大校長身份作演講。
  9月2日以後,朱清時就卸任了。但目前南科大的新校長人選仍然撲朔迷離。雖聘用合同到期,但朱清時也暫時不會離開學校,他將以“看守校長”的身份,代為處理事務。
  羊城晚報記者在南科大開學的前一天,對朱清時進行了獨家專訪。
  高調
  是為了傳播辦學理念
  2009年9月,朱清時接過南方科技大學(籌)創校校長聘書。從那時起,還在“襁褓”中的南科大便成為了全國關註的焦點,朱清時也站在了風口浪尖。大家把這個學校能否解答“錢學森之問”與教改成敗聯繫在一起,無時無刻不關註著南科大和朱清時的一舉一動。
  媒體記者們喜歡這個沒有架子的校長,打電話給他,他都會儘量接聽並耐心解釋、回答。有人對朱清時這種“高調”的做法表示擔憂。人們普遍的觀點是:成大事者,都是少說多做、先說後做,但朱清時“本末倒置”了。
  其實對這些利害關係,朱清時瞭如指掌。他說媒體是一把雙刃劍,但對一所新學校而言,要傳播其改革、辦學的理念,要吸引高端的人才、招收高素質的學生,就必須“多說”。“如果沒有全社會的關註,我們怎麼吸引人才?”朱清時反問。
  感謝
  會寫信感謝堅守的人
  回想5年來的點點滴滴,朱清時說要感謝很多人。政府官員里,他要感謝一些幫助過他的深圳市領導。
  另外,他說要感謝全校師生。
  朱清時說,南科大現有的這150名老師都十分優秀,在這個假期就有兩篇文章發表在《自然》雜誌上。他認為,學校現有實驗條件還不完善,老師們基本上是在教學中見縫插針完成科研,能夠做出頂級的成果,是很了不起的。
  他還感謝學生的信任和堅守。朱清時說,今年有個新生高考成績很好,家裡反對其報考南科大,把他關起來,但他還是想盡辦法報考了。朱清時說,這樣的孩子每一屆都有,他很感謝這些學生,“這說明青年人還是有希望的,有很多理想主義者,不會算計前途保險與否”。
  朱清時說:“我會寫一封信給每個人,一一感謝。感謝從籌備到現在還在堅守的人,謝謝。”
  管家
  請物業辦食堂親力親為
  朱清時說,在當校長之前自己沒有做過行政。他在45歲時(1991年)當上院士,是個純粹的學者。“原來在中科大做校長的十年,學校已經有成熟的幹部、教師隊伍,招生工作也是按部就班。”所以那時候他只管大事,從來不管雜事。
  但是來到南科大的這五年,他坦言,這是一個從零開始的過程。他告訴記者,啟動校區的房頂漏水,修房招標都是自己親力親為。
  “那個時候除了籌備辦,什麼人也沒有。請物業,辦食堂,任何運作都得自己做。”建校初期的種種不易,讓這個曾經的科學家變成了一個大管家。
  羊城晚報記者曾聽知情人士透露,現在南科大新校區的建設,是朱清時和政府交涉過的結果。一開始規劃中的南科大校區,是高樓包圍矮山,建築時尚新潮。但朱清時堅決反對,他提出厚重、環保、實用的理念。
  朱清時接受專訪時透露,學校的建築風格,確實是他強烈爭取來的。在接任校長之前來考察時,他看了設計圖。當時的方案是用玻璃房子把山頭圍在裡頭,他看後覺得很漂亮,但不像學校。他說,這個方案花很多錢但不實用,就像旅游景點一樣。他堅持大學校園一定要有大學氛圍,就是要厚重、實用、節能、環保。
  “厚重就是進入校園後,大家的心都靜下來了,想坐下來看書了。如果到了這裡,像到了旅游場所,興奮起來,想唱歌,那就完了。”他說。
  因為朱清時的堅持,後來深圳市政府不得已接受了。朱清時說,當時深圳市政府還要賠錢給設計公司。“我還是無悔,堅持下來。不管怎麼樣,南科大現在像個大學。” 編輯:鄔嘉宏
   1
  困難
  出走事件讓他沉默良久
  朱清時說,港科大三教授出走併發公開信的事情,是他最困難的時候。說到這個話題,他沉默了很久。
  當時,根據合作協議,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曉原、李澤湘、勵建書被邀請為南科大籌建團隊核心成員,但三人於2011年初先後退出,並稱與朱清時校長在辦學理念上有分歧。
  朱清時告訴羊城晚報記者,港科大三位教授出走並向社會發公開信,讓他覺得很難過。他認為,教育最根本的東西,不是課程設計、教學大綱,而是學生、老師的交流。但是那三位教授卻認為設置好教學大綱和先招好老師再進行教學更為重要。但朱清時認為,課程設置不完善等問題是可以彌補的。
  他說:“學生通過自學、和老師接觸可以彌補,彌補後創新能力更強,我當時說這些誰能理解呢。現在大家看了就理解了。這就是我為什麼不當場爭論。現在看看首屆教改實驗班的學生,他們都很有收穫,王嘉樂現在被牛津大學錄取了,我的學生就是最好的解釋。”
  堅守
  若沒人接替還會先頂著
  目前,朱清時還住在深圳市政府為他準備的迎賓館的住處。生活起居,包括吃飯、洗衣,都由迎賓館的工作人員負責。
  迎賓館一名餐飲組的負責人告訴記者,朱清時每天早上8時會出現在餐廳,早餐是兩杯果汁,一碗清粥,他看上去是個很安靜,也很隨和的人。
  朱清時也告訴記者,自己很喜歡安靜,不喜歡應酬,周末經常待在迎賓館里。寫寫字,或者看看書,不喜歡出去。
  現在合同期滿了,他說自己真是心寬體胖,腰也粗了。如果不卸任,他現在就得開始琢磨明年自主招生的題目,開始準備學生上課的事,為老師們報名“千人計劃”張羅。現在這些都不用他去操心了。
  但是他真的能放下嗎?
  “是深圳把我請來的,這5年裡,我不可能放下。”
  是否會堅持到新校長到任?
  朱清時說,這取決於理事會的要求。合同到期,他的授權就沒有了。但如果現在沒人做,需要他“看守學校”,他可以先頂著。
  對話
  “希望被評價為教育改革先行者”
  羊城晚報:5年前你南下深圳,人們給你套上各種頭銜,“最牛校長”、“蔡元培第二”、“教改烈士”。5年過去了,你覺得哪種稱呼更適合你?
  朱清時:其實哪種評價都比較錶面。現在的評價都比較簡單化:遺憾啊、慘勝啊,這些聳人聽聞的標題。南科大是很豐富的體系,這些年究竟做了哪些改革,還沒有人深入地寫好。我覺得,最好的評價就是,這五年我們把能做的事情都做成了。
  羊城晚報:有沒有哪些評價,說到你心裡去了?
  朱清時:從現在開始,說得比較中肯了。(拿出一份報紙)比如這篇社論說,南科大從一棵幼苗到如今的初綻崢嶸,足以說明朱清時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成功者”。意思說,南科大剛開始是個零,在中國大背景下,我們不僅讓它發芽了,而且初期成長了,基本上能做的事情都做成了,到現在這樣子,你還能苛求什麼呢,這就是成功啊。
  羊城晚報:但如果一定要對應一個歷史人物,你覺得自己比較像誰?
  朱清時:梁湘吧。當年他在蛇口做的改革,遇到的衝突、矛盾、爭議,比南科大大得多。但歷史證明他們是對的。
  羊城晚報:你希望自己留下怎樣的歷史評價?
  朱清時:中國教育改革的先行者,這個評價就好了。我們做的事情,之所以全社會關註,就是因為這件事大家都想做,都覺得應該做,但過去很長時間都是停留在口頭上,真做起來很難。南科大的意義,就在於把大家都認為應該做、想做的事情付諸實踐。
  羊城晚報:現在會每天翻看報紙,看大家對你的評價嗎?
  朱清時:南科大教改班“高考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天天上網看,看各方的反應,那時很緊張,後來發現身體不行了。我現在自我保護了,就是儘量不看這些東西,看了思想就會被“抓”進去。
  羊城晚報:這5年來,你是不是改變了很多?
  朱清時:是改變了很多了。比如說,現在我知道要感謝各種人,做這種事,這就是改變。這5年來我也學到不少東西。編輯:鄔嘉宏
  (原標題:南科大創始校長今日卸任 高調是為了傳播辦學理念)
創作者介紹

十月圍城

mw48mwwjm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